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采的博客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日志

 
 

本命年漫忆  

2013-02-11 22:11:19|  分类: 瞎七答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是我的第五个本命年。除夕那天,打开朋友送我的一个塑料苹果,取出红袜子穿上;大年初一,又穿上了妻子买的红裤衩。与其说是相信迷信,不如说是提醒自己,岁月如梭,要珍惜人生的每一天,要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在本命年到来之际,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过去四个本命年时的一些往事。

本命年漫忆 - 采采 - 采采的博客
 


1965年,我念小学四年级。过年前的寒假作业要求写一篇记一件小事的自命题作文。我写了正月初一早上所谓移风易俗地在家里扫地的事情。当时教语文、也是我们班主任的朱老师,第一次在语文课上表扬了我,他觉得我写得很好并在课堂上读了我写的《过年》。过了几天,朱老师还叫我带着作文本去五年级的一个班上朗读。而后,为这事老师还专门到我父亲单位去过。父亲回到家里,只淡淡地说,你老师来过了,说你作文写得不错。之后就再也不提了。让我失望的是,当时父亲的脸上没有一丝的喜色。现在回想起来,也许是他担心我喜欢上舞文弄墨只会招祸吧。


那年春天,父亲还带着我去他最要好的朋友——我叫他“濮家爸爸”的家,商议我二哥高考填志愿的事,濮家爸爸是49年之前毕业的大学生。他的意见是,如果考文科的话应选北大,考理科的话则是清华好。最后综合了学校等各方面的意见,二哥第一志愿是清华,二志愿是天津大学。当年成绩好的上海高中毕业生,大多都喜欢报考外地的名牌大学,另外,高考成绩是不公开的。我记得,在二哥“一帮一、一对红”的对象——即学习成绩远差于我哥哥的熊姓同学,拿到了西安交大的录取通知时,二哥的录取通知还迟迟不见寄来。后来有一天,我看着低头哭泣的二哥,十二岁的孩子默默地对自己说:读书再好,这个国家是不会让我们家庭出身不好的孩子读上大学的,死了这颗心吧。


十二年后的1977年,我正在崇明农场“修地球”。那年的夏天,我写的一段“落后就要挨打”的广播稿,不知怎么被场小分队用来表演了。他们叫我去场部进一步修改,说要去参加次年举行的“上海之春”的群众文艺汇演,结果那篇广播稿改名为《赶》,作为农垦系统优秀节目在上海的舞台上正式演出了,我还拿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稿费。

那年秋天,中断十年的高考恢复了。我所在的连队里,有一些人偷偷地在补习,还有一些人骗了长期病假到上海去温课。连队的党支部书记,在大会上义正词严地说,“上调”只给立志扎根农场的优秀同志,那些补习功课的人就是想逃避艰苦,这样的人就根本不配“上调”。对我来说,获悉高考恢复消息后,心中曾经掀起过波澜,但很快就平息了。当时我首先那次高考将不计较成份,而以考试成绩来择优录取是不相信的,因为二哥当年也类似的宣传,那幼小心灵上的阴影是难以抹去的;其次,我想到父亲自文革起至那时工资割半,每月才40元,家里经济不可能负担我去读大学;最关键的还是缺乏自信,认为自己读到小学五年级后就没好好上过课,这样的基础是无法和人家读到初中毕业、读到高中的人比的。我想,如果我温习了功课被领导知道、结果又没考上,这不偷鸡不着蚀把米吗?于是,我打定主意不沾一点点温课的边,继续勤勤恳恳地在泥巴上“大有作为”了。


到我第三个本命年,那是中国历史上已经刻下了鲜血印痕的1989年。

那时我已在一日本商社的上海办事处工作。那年春节过后,也就是大陆与台湾打破两岸完全隔绝才一年。我为接日本老板,早早就到机场去迎候,在虹桥机场简陋狭窄的候机厅里,我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台湾同胞,有的一出来就呼唤着并与迎接的亲人拥抱、狂喜、大哭;有的是先找接机牌上自己的姓名,接着互相相认,继而也是抱头痛哭。分割整整四十年的骨肉重聚啊,有悲喜交集的抽泣,有破镜重圆的呜咽,那老泪纵横的一幕幕,素不相识的我,在旁默默地看着,时而动容,时而流泪。

本命年漫忆 - 采采 - 采采的博客
 

那年的6月初,有一做箱包的台商要来上海验货,那天全市交通正好处于完全瘫痪之中。我只好自行车从雁荡路骑到虹桥机场去迎接,在机场等了足足四个小时还是没能接到,又骑车返回,回到办事处才知道几乎所有的国际航班都因天安门广场正发生的事而被取消了。正是那广场事件,让我明白了“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未必总是正确的。

 

    我上一个本命年,是2001年。那年最欣慰的是女儿考进了华东政法大学。我和妻子送女儿去学校,看着典雅而又绿树掩映的校园,由衷地为女儿高兴。那年最辛苦的是装修和搬家,搬家竟搬了三次。因为动迁,我们离开了老房子,先是搬到天天花苑住,二个月后,租住进了银锚大厦,在银锚可以俯瞰浦江上往来的船只,晚上江南造船厂震耳的敲击声常把睡梦惊醒。 最后我们入住了用部分动迁款首付买下的新房。好像从那时起,时间和空间允许我拾起儿时的爱好,不小的年纪却玩起“文学青年”的把戏,在浦东绿川的两房两厅,虽没有书房,

本命年漫忆 - 采采 - 采采的博客
 

我还是添置了一个书柜,为此我写了一段半文不白的文字,现摘录如下:

……

置得书柜,

委屈其客厅隅隅而立。

上者玻璃敞亮,

下者木门储幽。

捧来新购旧藏,

参差斑斓,赏心悦目。

平添几许自豪、几许欣喜,

……

文革风暴骤起,

抄家三度,古籍一扫,

十三年后,

文物荡然,墨宝尽失,

劫后返回者仅古书数册,

今悻悻然卧底柜,

期吾暇时捧读,

以续父嗜矣。 

今天早上,妻子说,昨天与我同乘公共汽车时,发现我有一根白眉毛。我不信,同时叫她帮我拔掉。就这样,蛇年的初一,拔下了我人生的第一根白眉毛——银色的,硬硬的,长约一公分半。

这就是生命在我第五个本命年开始之际对我善意的提醒?

               

                    写于2013.2.10(蛇年正月初一)夜


本命年漫忆 - 采采 - 采采的博客
 我们初一,大洋彼岸还是除夕,这是女儿烧的年夜饭,黄黄的是沙拉和蛋包卷,在此显摆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