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采采的博客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 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日志

 
 

电子书上读董桥  

2013-01-27 10:06:27|  分类: 胡读乱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言道,人生三快事——美酒、挚友、枕边书。此言甚是。对我来说,美酒只能偶尔为之,挚友各自在心间,唯有枕边书可以夜夜消受。

电子书上读董桥 - 采采 - 采采的博客
 

平时,我很少看电视,每晚网上浏览稍许就早早上床。拧亮一盏小灯,打开枕边的电子书,脱掉眼镜就像卸下一天的疲劳,侧身躺在被窝里,双目就可以与文字交流了。

电子书的好处是,躺着看书,无须用手捧,打开的书盖可以撑起电子屏,屏上文字的大小可以调节,如纸张般的柔性屏幕不像电脑荧屏伤眼,即使眼睛看累了,也可以插上耳机“听书”,娓娓的朗读声常领我进入梦乡。

电子书的缺陷,是没了读书人钟情的油墨芬芳,喜欢在书上划线、批注和涂写的人,更是无从落笔。但薄薄的一本电子书,却储存了几个书柜的书,如果存足的话,其中的书,你是一辈子也读不完的。当然,电子书的最大优势是,无需花钱你就可以读到你想读的书——甚至读到有钱也买不到的书。

我喜欢读董桥的散文,前几年我就把董桥在大陆出版的《旧情结构》《品味历程》《旧时月色》等书全买来读了,有的篇什还重复读了几遍。有朋友去香港,我还托其再购董桥的书,结果没买到。有了电子书后,我在网上搜下了董桥所有的书下载到我的电子书上,有港版的、有台版的,也有牛津大学出的,很多都是大陆出版的书上所看不齐、甚至看不到的。最近我就天天与董桥神交了。上海今年的冬天有点冷,我睡的朝西房间,最冷的那夜,室内温度仅5度。但冬读董桥,竟频感暖意!

董桥今年也该70出头了,他是生于印尼的华侨,六十年代到台湾读大学,后留学英国,做过香港《明报》的总编辑。在我的眼里,与他同代的以及下几代的华人中,没有一人的国学根底能出其右的,其散文更是现代华文世界的翘楚。近日我读的十卷本《英华沉浮录》,是董桥96年到98年期间写的散文。其中书名就很语文。有《文字是肉做的》,《但见文化之林》《留在文字的绿意》《新闻是历史的初稿》等,对我儿时语文课上到五年级就被文革中止的人来说,既有读散文的赏心悦目,又有上语文课的知识收获。

电子书上读董桥 - 采采 - 采采的博客
 

董桥说:“时代要有生机,语文要有新意”,他还说:“文字像人,有的俗气,有的不俗”,“文字俗,与文言白话无关;作者的胸襟和品味举足轻重。”我想,我也许只能通过阅读,来开阔自己的胸襟,来提升自己的品味了。希望枕边书能为我的笔进补。

董桥说得好,他说,“台北是中国文学的后花园:商业大厦里电脑键盘的劈啪声掩不住中文系荷塘残叶丛中的蛙鸣;裕隆汽车的废气喷不死满树痴情的知了。这里是望乡人的故乡”。他隔了几十年重回台湾,看到“深深庭院变成摘星的高楼, 但是,琼瑶的窗外依稀辨认出琼瑶的窗里;于右任的行草舞出‘为万世开太平’的线装文化;金里描红的风铃摇晃出唐诗宋词元曲”。读这样的文字,怎不教我浮想联翩?

董桥告诉我们说:“不会怀旧的社会注定沉闷、堕落。没有文化乡愁的心井,注定是一口枯井。经济起飞科技发达纵然不是皇帝的新衣,到底只能御寒。‘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的境界还是应该试试去领会的。”他说:“经济、科技的大堂固然是中国人必须努力建造的圣殿,可是,在这座大堂的后面,还应该经营出一处后花园:让台静农先生抽烟、喝酒、写字、著述、聊天的后花园。”

我觉得,每晚读董桥的书,就仿佛走进了中国文化的后花园。一本名为《上海上海你记住了》特别吸引我这个上海人,于是我就与《英华沉浮录》穿插着来读,这本书是董桥在跨入新世纪后写的。“空庭飞流萤,高台走狸鼪,一九四九年以前的老上海纵然颓废纵然罪恶,却是我这一代人记忆中青涩岁月的一阕《念奴娇》:周璇的清甜,李香兰的冷艳,白光的冶媚,胡蝶的娴淑、袁美云的幽婉、陈云裳的亮丽,全是梦中龙华桃园的花魂。……,真正的文明、真正的开放,裁齐专制的粗糙、修平极权的杂芜,容许夜上海寻回老歌荡漾的那一丝颓废,容许中国大地上的地球人享有天赋的种种权利。”

电子书上读董桥 - 采采 - 采采的博客
 

《上海上海你记住了》还每篇都会写到一二人,他对人物的议论,褒时誉亦有度,不会歌功颂德,贬也有理有据,从不剑拔弩张。在讲到吴仪时,他是这样评价的“……,那么,中共历史上当上政治局委员的前头三位女性都不是第四位吴仪的对手了:江青什么都不知道;叶群知道的不多;邓颖超知道了也不说知道。吴仪让人想起物理女皇吴健雄婉约中的刚毅,想起城南之花林海音古典的现代:她们都是梨树下紫砂壶温的碧螺春。”这样的写人,当代有谁能写得如此艺术?

去年很长一段期间,我就是将白天收到的邮件拷到电子书上,天天睡前躺在床上看,这些邮件紧跟时事,揭露内幕,常常耸人听闻,读来新鲜、刺激,但总少了读书人渴求的文学养分;最近,我断然摒弃了邮件的诱惑。夜夜与董桥交流,大有怡情养性之乐。如果说,读邮件,就好像盛夏饮入一杯冰镇的雪碧,那么,读董桥的文章,则宛如冬夜临睡前,喝上一盅温热的参汤。

 

                                                                 写于2013.1.26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